西部決策網-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

文藝復興繪畫中的人文情感表達

發布時間:2019-05-30 來源:美術報 人氣:
   
  馬薩喬 納稅銀 2.46×5.97m 約1427年,意大利佛羅倫薩圣瑪利亞·卡爾米內教堂布蘭卡西禮拜堂
 
  懷揣著對文藝復興藝術的憧憬,筆者前往文藝復興的原鄉意大利。在那里,視覺的沖擊與我此前接受的知識、聽聞自然融合,令我更為深刻地認識了文藝復興藝術中的人文精神、人性之美。
 
  中世紀宣傳宗教的繪畫藝術在文藝復興時期因人文主義思想的興起,開始出現塵世的氣息,顯現出對人的肯定、對現實生活的描繪。這種轉變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循序漸進展開的。
 
  開端:從平面到立體的嘗試
 
  13世紀后期至14世紀中期,繪畫的世俗化初見端倪。這一時期的作品具有明顯的拜占庭美學和哥特式的風格。但細觀作品,我們發現藝術家們為摒棄平面的裝飾效果、人物的程式化,開始表現立體空間和人物個性。
 
  喬托被譽為文藝復興的第一個畫家。“他在藝術上發現了人 ,把人從神學圖解的牢籠里解放了出來,請入了造型藝術的殿堂。”在《寶座上的圣母》中,他賦予了畫中人物隱藏在衣褶后的圓潤體積,并通過人物表情的刻畫來注入情感,雖然在繪畫技法上略顯樸拙,卻是對中世紀繪畫的巨大突破。
 
  發展:科學與藝術的結合
 
  14世紀后期至15世紀,繪畫開始呈現出國際哥特式風格與文藝復興風格交疊并存,并逐漸向文藝復興風格轉變的態勢。
 
  國際哥特式風格的作品因精致繁復、帶有明顯的貴族化的優雅,關注細節的自然主義特征,而倍受貴族青睞。國際哥特風盛行的同時,具有人文主義精神的藝術家們繼承了喬托現實主義繪畫的傳統,將解剖學和透視學運用于畫面。
 
  馬薩喬善于利用光影變幻再現真實。在《納稅銀》中他巧妙的利用光線下的衣皺和人物腳下的影子表現人物的體量感,并通過處理近遠景的虛實、色調冷暖來塑造空間關系。曼坦尼亞偏愛通過科學的透視來描繪對象。他在《哀悼基督》中采用大角度的透視來展現人物的體積。在灰褐色色調的渲染下,基督的痛苦、哀悼者的悲痛被無限放大,讓這幅僅有68×81cm的作品產生了震懾人心的悲壯情感。波提切利受唯美主義思潮的影響,充滿了想象力和詩意。《維納斯的誕生》中,裸體的維納斯面露嫵媚與迷惘,羞澀地站在貝殼之上。西風神將她吹向岸邊,春神趕來為她披上錦衣。波提切利用極富節奏感的線條描繪體積,用和諧的色調變化營造了如詩般的抒情意境。
 
  鼎盛:藝術規范的建立
 
  15世紀末至16世紀20年代,繪畫理論與技法得到空前發展,完美和諧的藝術規范得以建立,文藝復興迎來了鼎盛時期。這一時期的作品中,人普遍占有壓倒一切的地位,并具有獨立的精神與性格。
 
  《最后的晚餐》是文藝復興盛期的代表作品。這幅壁畫帶給觀者的是無盡的震撼,它像一部啞劇,卻傳達出場面的嘈雜。當基督說出門徒中有人出賣他時,門徒們開始躁動不安,而畫面中心的基督卻異常的平靜淡然。如果說動與靜造就了戲劇般的沖突,那么明暗技法的運用則增添了畫面的神秘。畫中的人物籠罩在微妙的光影變化中。基督雖沒有光環,但窗外光線為他“加冕”。猶大雖“混跡”在門徒中,但達·芬奇又利用光影揭示了叛徒就在陰暗之中。在這幅作品中我們看到了人性與情感的高度融合。
 
  米開朗基羅的西斯庭教堂天頂壁畫也是盛期繪畫的豐碑。畫家以旺盛的創造力,氣勢磅礴地描繪了大量的故事情節,并表達了豐富的情感內涵。《創造亞當》是天頂畫中最具創造力的一幕,表現了完整的生命即將誕生的一瞬間。畫面的一邊,具有結實體魄的亞當渾身無力的半倚在山坡上。另一邊,慈父般模樣的上帝在天使們的扶持下從天中飛來,準備為亞當注入靈魂與能量。米開朗基羅將畫面定格在了他們的手指即將觸碰的瞬間,讓人與神出現在同等的位置上。
 
  如果用“壯美”形容米開朗基羅追求的人物形象,那么拉斐爾筆下的人物則展現了一種“秀美”。《帶金鶯的圣母》中,圣母走下云端,摘掉光環,變身為面容清秀的年輕母親。她的目光溫柔地注視著依偎在她身前把玩金鶯的圣嬰與約翰,圣嬰的腳踩在圣母腳上的小動作更加顯現濃濃的母子深情。這幅作品在構圖和顏色處理上也盡顯和諧的美學規范。圣母與嬰孩構成了穩定的三角形,嬰孩的暖色皮膚與圣母藍紫色披風也構成了一種冷暖和諧。
 
  過渡:繼承與創新
 
  1527年,羅馬大劫不僅使羅馬經濟一落千丈,還結束了文藝復興的全盛時代。在同一時期,威尼斯卻因地域環境的優越,政治的開明呈現繁榮的景象。生活的富足加速了世俗文化的發展,威尼斯畫派在這種情勢下開始歌頌世俗生活和自然風光。
 
  《加納的婚禮》取自《圣經新約》中基督在加納城參加婚宴并展現神跡將白水變成酒的故事。不過委羅內塞將其轉變成了世俗的場景,他把精力放在了對這場盛大婚宴的表現上。穿紅著綠的賓客、富麗的建筑、貴重的器具以及錦緞繡花桌布等細節的描繪盡顯婚禮的豪華。音樂、舞蹈、美食與酒,享樂主義的情調充斥于畫面,比現實生活更加引人入勝。
 
  16世紀還誕生了一個強調個性、追求奇異效果的樣式主義。在威廉·弗萊明、瑪麗·馬里安編著的《藝術與觀念》中提到,“從某種意義上,樣式主義可以被認為是文藝復興盛期某些理想的延伸和集成,抑或說是一種適應性變異”。樣式主義的藝術家打破了和諧均衡的古典美學規范,追求主觀的真實以及風格化的裝飾效果。他們畫面中的空間關系是模糊的,人物比例也是變形的。比如帕米賈尼諾的《長頸圣母》中,圣母有著好似天鵝的脖子,她的手指以及圣嬰的身體也細長的不合邏輯。構圖上也有失均衡,人物擁擠在畫面的左邊,右邊只有一個光禿禿的不承重的柱子,還有一個不及圣母小腿高度的圣徒。畫面極度精致細膩卻充滿了怪誕與形式化。
 
  文藝復興是一個探索的時代,藝術家們在美術創作中極力表現現實世界和“人文主義”思想。他們通過不斷地嘗試,努力讓“神”走下“神壇”走向人間,并賦予“神”人的性格與情感。自此之后宗教敘事性繪畫與風俗畫的界限不再涇渭分明。最為重要的是,文藝復興時期作品所體現的和諧均衡的美學思想、科學的透視技法以及個性化的繪畫語言,對后世的美術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張婷婷)
責任編輯:劉玉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不良信息舉報:029-89628848 [email protected]

vr赛车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