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古老的甲骨文,離我們并不遠

發布時間:2018-01-05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人氣:
   
  圖為游客在位于河南省安陽市的殷墟博物館中參觀刻有甲骨文的卜甲。(圖片來源新華社李嘉南 攝)
  日前,教育部、國家語委等相關主管部門正式對外發布中國申報的甲骨文項目順利通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項目國際咨詢委員會的評審,入選“世界記憶名錄”。甲骨文向世界證明了它的魅力,實現了中國記憶向世界記憶的升級。

  “漢字對世界尤其周邊國家產生過長遠的影響,為世界文明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甲骨文入選‘世界記憶名錄’,正是其價值得到世界公認的體現。” 教育部副部長、國家語委主任杜占元如是評價。

  有文字記載歷史提前1000年

  100多年前,清代學者王懿榮在一種被稱為“龍骨”的中草藥上,發現了細小的刻畫。后經專家考證這些刻畫是甲骨文,由此把中國有文字記載的歷史提前了1000年。

  “我國著名的考古學家夏鼐先生曾說過‘安陽殷墟有三寶——甲骨文、青銅器、都城遺址’,這是從文明的產生與發展進程的角度,高度評價甲骨文的價值和意義。”國家文物局副局長關強說。

  據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甲骨學殷商史研究中心主任宋鎮豪介紹,甲骨文堪與西亞兩河流域發現的距今5500年左右的泥版楔形文字、北非尼羅河口發現的距今5000年前的古埃及碑銘體圣書文字及后來衍變出的紙草僧侶草體文字、公元前2000年前后的古印度印章文字、美洲民族公元初期發明的瑪雅文字等交相輝映,是世界人類社會發展進程中的五大古典文字。

  “甲骨文屬于公元前14至公元前11世紀殷商王都內王室及貴族人群的占卜刻辭與記事刻辭,也是中國最早的成文古文字文獻遺產。刻辭載體主要是牛肩胛骨和龜甲,也包括其他動物的骨骼。其內容為研究中國源遠流長的燦爛文明史和早期國家與人文社會傳承形態,提供了獨特而真實可貴的第一手史料。”宋鎮豪說,“是尋繹中國思想之淵藪、考察中國傳統文化之由來、特質、品格與演繹淵源的最真實的素材。”

  甲骨文是漢字的鼻祖

  宋鎮豪認為,甲骨文是漢字的鼻祖,是研究漢字原初構形與漢語言語法最早形態的重要素材。甲骨文的字體構形和文辭體式,與當今的漢字及現代漢語語法結構一脈相承。

  吉林大學邊疆考古研究中心教授林沄以“璞”字為例解釋說,“從這個字的刻寫形態看,像巨巖上長滿了石林,巨巖下是雙手持握工具挖鑿玉石。從中可以了解當時采礦的情景,是非常客觀的史料。”

  在宋鎮豪看來,早在3000多年前已經有一個比較健全成熟的、自成體系的語言、詞匯、句法和語法系統。現代漢語語法中的名詞、代詞、動詞、介詞、數詞、某些量詞等,在甲骨文中已經基本具備。

  “此外,甲骨文內部有比較統一的語音系統,它構成中國秦漢以后漢藏語系的重要源頭。由于甲骨文的發現,使漢語言學的原初形態和漢語語法的早期特點已經由很難講清變得可資精細研討。”宋鎮豪說,“值得一提的是,甲骨文書體造型與行文走向具有的高起點、合規度、具變宜的書學要素,先聲正源而導流后世書藝。其刀筆、結體、章法三大要素,顯出早熟性的特色,直接或間接影響著晚后書學的流變,成為中國書法藝術的濫觴。”

  甲骨文要從書齋走向大眾

  以甲骨文為代表的中國古漢字體系,歷經數千年的演變而傳承至今,書寫出了一部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史。“但甲骨文其實離我們很近,就在我們日常使用的漢字中。”中國文字學會會長黃德寬給記者舉了個例子,“比如我們常見的漢字人、手、口、足等,都是由甲骨文延續到現在的。”

  數據顯示,甲骨文自1899年被發現,至今近120年以來,先后出土約15萬片,單字量約4400個,可識可讀可厘定的約2400個,其中約1400個見于現代漢語字典。

  但是認識并釋讀甲骨文卻并非易事。2016年,中國文字博物館對破譯未釋讀甲骨文并經專家委員會鑒定通過的研究成果,單字獎勵10萬元,由此可見破譯的難度。

  據黃德寬介紹,在3000多年的發展過程中,甲骨文中的一些字被淘汰,如今可見的一些疑難字需要專家的釋讀。“但我們所說的真正把甲骨文認出來包括厘清一個字的字形構造、讀音、用法、含義等,這非常不容易。”

  從“一片甲骨驚天下”到如今,近120年的時間里,經過幾代學者的努力,甲骨文研究成果顯著,特別是進入21世紀以后,集大成的甲骨著錄與文獻集成相繼問世,甲骨文相關工具書也越來越完備。尤其是近年來,殷墟甲骨正得到更為全面精細的整理與研究。

  以此次申報“世界記憶名錄”的11家甲骨收藏單位之一的故宮博物院為例,收藏甲骨約23000片,數量位居世界第三位。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說,該院對這些院藏甲骨已經展開了專門的保護與整理研究工作。“2014年,我們申請到了國家立項,計劃用6年的時間,對其進行進一步的整理研究,并向社會公布。”

  但關強同時強調,申報不是目的,而是開始,“甲骨文的釋讀、研究、甲骨文文物的保護、利用等,任重而道遠”。如何讓甲骨文從“書齋走向大眾”,更需要在普及上下功夫。“通過組織名家撰寫甲骨文科普讀物和教育讀物,博物館舉辦甲骨文專題展覽,圖書館舉辦名家講座等喜聞樂見的形式,對甲骨文知識進行推廣,尤其是在青少年中進行宣傳普及,這樣才能更大地激發民眾關注甲骨文的熱情,推動甲骨文煥發生機、代有傳人。”關強說。
責任編輯:張莎莎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vr赛车体验 安徽时时走势图官方 麻将老虎机单机下载 彩乐乐幸运选号 赌博输了七十万怎么死 麻将客户端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江西时时在线开奖 福彩网真的能赚钱吗 2012奥运会足球直播表 澳门大小 在起点直播就赚钱吗 3d开机号 打码赚钱qq群 - 资讯搜索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 178棋牌游戏官网 福建快三哪里开奖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