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決策網-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

商洛老人花甲之年學演戲 不忘初心追求明星夢

發布時間:2017-02-13 來源:商洛日報 人氣:
   
  

    他的胡子已經花白,卻為了兒時的夢想,奔走在大江南北,盡管風餐露宿,依然不改初衷。他沒有接受過專業培訓,卻聲情并茂地演繹歷史人物,為了一個鏡頭苦練千百遍,盡管飽嘗艱辛,仍無怨無悔地堅守在鎂光燈下。他立志要把有生之年全部奉獻給演藝事業,讓有限的生命生發出無限光熱。他就是特型演員彭成啟。
 
  見到彭成啟的時候,他正在背誦臺詞,說是接了兩個戲,春節后就要開拍,自己普通話不標準,得趕緊熟悉背誦。他說話的時候,滿臉的大胡子微微顫動,邊說話邊捋著胡子,見到來人不管年齡大小均叫老師,待客謙誠熱情。一提起演戲的辛酸苦辣,彭成啟的眼神飄忽起來,打開了話匣子。
 
  花甲之年學演戲
 
  彭成啟是丹鳳商鎮人,今年已經63歲了。小時候他非常調皮,是村里的孩子王,經常和小伙伴一起模仿電影里的人物玩游戲。當兵時歷練摸爬滾打的他,是部隊里的文藝骨干。轉業復原后當了民辦教師,給學生教過語文、數學、體育、音樂,擔任過教導主任、校長。在成長的歷程中,幾經磨難他都能樂觀面對。
 
  
    彭成啟告訴記者,他從小有個夢想,就是當演員。多年來因為生活境遇未能如愿,每每想起都覺得遺憾不已。
 
  2014年退休以后,有了空閑時間,在一次聚會中,他偶然得知同學的兒子是導演,經常拍電影,就纏著同學幫忙引薦。同學兒子拍的電影里沒有適合彭成啟的角色,于是將他介紹給了商洛本土導演何丹魁和張銀庫。
 
  彭成啟從拿話筒桿子入手,苦學演戲。彭成啟拍的第一部都市碎戲叫《婆婆原來就是媽》,在這部戲里,他演一位賣核桃的群眾演員,一位孩子走過來,問他:“我媽媽在哪里?你見到了嗎?”彭成啟回答:“往那邊走了。”雖然只有簡短的一句話,一個鏡頭,但是彭成啟很珍惜這次表演機會,反復練習,確保語氣、眼神、動作表演到位。之后,彭成啟又拍攝了百家碎戲《無法彌補的孝心》,在劇中扮演一位高齡老父親,兒女因為工作繁忙不能經常回家看望老人,老人最終抱憾離去,兒女回家以后追悔不已。這部戲提醒廣大群眾要常回家陪老人,盡早行孝。
 
  彭成啟演出后觸動深刻,在殺青時即興寫下了四句話“為人皆有老,行孝應盡早,莫等歸來時,無法再行孝”,提醒在場的所有人必須孝順老人,獲得了劇組所有人的贊譽。逐漸有了名氣后,彭成啟又拍攝了《神秘的恐怖分子》,在劇中主演一位老山前線回來的退伍兵,這位退伍兵由于受傷手部活動不靈活,為了鍛煉手部力量,經常打彈弓,鋼珠打碎了醫院手術室的玻璃,打碎了有錢老板家的玻璃,引起了大家的恐慌,以為是“恐怖分子”。這位退伍兵氣憤地說:“誰是恐怖分子嚇大家,如果我知道是誰,一定狠狠地揍他。”經過一系列的偵查,最終發現是自己惹的禍。彭成啟領悟到這部戲里,有詼諧幽默的成分,他改變演戲套路,在整個表演過程中表現出了老頑童的特性,整部戲輕松搞笑,導演和其他演員都豎起了大拇指。
 
  
    之后,他又拍攝了《牛家村的牛事》,在兩天的拍攝中,彭成啟堅持在烈日下暴曬,反復練習扛著犁和其他群眾對話,周圍觀看的群眾都被他的敬業精神所感動。
 
  隨后,為了塑造特型演戲,彭成啟聽了幾位導演的建議,給自己留起了絡腮大胡子。老伴不理解,上街都不愿意和他一起走路,說嫌丟人。有的朋友甚至在背后說風涼話,但彭成啟依然將胡子留到了一拃長。
 
  三上白鹿原
 
  以后的日子,彭成啟每天定時看電視,拜訪名師學習演戲技術。史詩巨著《白鹿原》改編成50多集的電視連續劇后,拍攝工作于2015年12月底完成,經過一系列后期處理,即將上映與觀眾見面。在拍攝期間,彭成啟起早摸黑,不辭辛苦,三上白鹿原爭當群眾演員。
 
  彭成啟說:“回憶起我第一次上白鹿原的情形,一切就好像發生在昨天。2015年12月22日,天還未亮,何丹魁給我打來電話,說要去參加大型電視劇《白鹿原》的演出,聽到這個消息我立即起床,顧不上吃早點就趕去指定地點匯合,一起前去的還有張銀庫、任有良、劉鵬和老郭等6人,一同前往拍攝地藍田。我參加了第35場的演出,和西安來的幾位碎戲演員站在一起,在白嘉軒(張嘉譯飾)代表白家和鹿子霖(何兵飾)代表的鹿家因拆房的事而起爭執時,我站在最前面勸說:“算了,算了,別那么摳了。”還有一場就是白家和鹿家打得不可開交,我和群演從地里回來,看到后前去擋架,一邊拉一邊喊:“別打了,別打了,鄉里鄉黨的,打啥哩。”當時我演的非常投入,一次就完成了。但是戲拍完后,有人說我普通話不標準,有可能被裁掉。我很失望,但是并沒有氣餒,覺得權當出去見見世面,開拓眼界,親眼看看那些名導名演是怎樣導戲演戲的,多向他們學習,好提高自己的演技和能力。
 
  過了不久,張銀庫說要組織人再去《白鹿原》,讓彭成啟做好準備隨時出發,可因為種種原因幾天都未能成行。彭成啟聯系自己的一位好友一起去藍田,沒想到撲了空,劇組去80里外的地方拍外景戲了。
 
  彭成啟第三次踏上白鹿原的過程則更為曲折,活脫脫就像一部人生戲劇。因為要拍戲起得特別早,天沒亮就要從商州趕往藍田,冬天里氣溫異常寒冷,大伙心疼他年紀大了,怕他身體吃不消,加上去的人多車又坐不下,所以走的時候就沒叫他。彭成啟知道后,非常沮喪,可是這個老頑童的性格特別執著,為了實現夢想,他毅然決然地只身前往白鹿原。車站沒有發往藍田的車,彭成啟顧不上跟司機討價還價,自掏腰包花了300元叫了一輛出租車前往白鹿原,到的時候天還沒亮。這一天,彭成啟饑寒交迫,還有點狼狽不堪。對于一個62歲的老人,在沒人引薦的情況下前往白鹿原,他所遇到的困難是一般人難以想象的。他不認識路,幾經打聽詢問,倒了幾趟車才找到拍攝地。
 
  
    彭成啟一共參與了幾個劇情的拍攝,還有一個單鏡頭特寫。一個叫虎哥的導演讓他站在張嘉譯面前配戲,劇情是:村里一個娃子打日本侵略者犧牲了,白家祠堂也被日本的飛機炸毀了,在被炸毀的廢墟上張嘉譯飾演的白嘉軒以族長的身份對大家講話,一是要厚葬這孩子,二是要團結起來和敵人拼,給死難者報仇。彭成啟當時演得很投入,真的流了淚,那些沉痛、悲哀、憤怒的表情全部都演繹了出來。演完后,群演們都說彭成啟演的好,表情十分到位,以為他是請來的專業演員,現場的執行導演虎哥也說彭成啟演的好。那一刻,彭成啟的心里甜甜的,覺得一切的艱辛都是值得的。收工時,天色已黑,沒有回商洛的車,于是彭成啟便和劇組的車一同前往湯峪賓館,途中得到劇組南飛老師的邀請,參加《白鹿原》B組殺青晚宴。彭成啟這一桌都是導演、演員,就他一個群眾演員。因為他留著大胡子,慈祥的面孔配上大胡子非常招人喜歡,在場的導演、演員都主動跟他打招呼。零距離跟自己喜愛的明星接觸,看著他們的一言一行,他覺得無比親切。彭成啟說:“三上白鹿原是我的寶貴經歷,是永遠的紀念,是我為實現理想而努力奮斗征途上的一個新起點,無論今后的路多么艱難,我都要堅定地走下去。”
 
  越演越癡迷
 
  從白鹿原回來后,彭成啟更有勁頭了,每天都想著演戲。在一部神話穿越劇《幻相》中,彭成啟扮演一位冷血劊子手,三九天的夜晚異常寒冷,彭成啟站在洛南饅頭山上,拿著大刀堅持拍攝兩個晚上,劇組的人都被彭成啟感動了,紛紛說:“人家那么大年紀都能堅持,咱們還有啥困難呀,一定要好好演,把這部片子拍好。”
 
  2016年10月初,彭成啟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去橫店影視基地闖蕩。他將這個想法告訴家人后,家人強烈反對,彭成啟苦口婆心講述自己的夢想,揮手告別,毅然決然地踏上了去橫店的路途。因為家里有九十多歲的老母親要照顧,彭成啟將工資全部交給老伴,自己只帶了5000元錢。下了火車,彭成啟便四處打聽租房,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每月300元錢的便宜房子,吃飯又是問題。彭成啟不敢亂花錢,每天只吃兩頓飯,感覺還是費錢,于是找到附近一家餐館,跟老板商量,給老板500元錢在店里吃一個月,每天兩頓飯,早上4個饅頭,下午一碗面條。彭成啟每天的事情就是去各個劇組投送資料自我推薦,功夫不負苦心人,他終于接到了《莽荒紀》這部戲的邀請,前去寧波象山拍攝。這是一部神話劇,他在戲里扮演一位長老,白衣白袖和其他長老一起觀看弟子演出。拍攝當天,由于住的地方離拍攝地比較遠,彭成啟早上3點多起床出發,深夜沒有出租車,他一個人走了十幾里路,4點多趕到地方開始化妝。正式演出時,彭成啟憑出色的表演一次通過,獲得了導演的贊賞。他激動不已,更有信心在影視基地闖蕩了。
 
  期間,彭成啟在網上了解到湖北省開展第二屆“全國武術之鄉”武術比賽,因為以前經常在中心廣場練習,有武術底子,他也躍躍欲試,欣然前往,最終獲得了60歲以上組太極銅牌、長拳金牌。
 
  回到影視基地后,彭成啟接到《軍師聯盟》的邀請,在劇中飾演一位將軍,帶領大家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彭成啟穿著厚重的盔甲,反復練習動作,不停向周圍人請教表演要領。由于一整天都在演和將士們慶祝勝利的鏡頭,彭成啟喊得嗓子都啞了,演喝酒的時候,彭成啟提起酒壇子就喝里面裝的純凈水,下午的時候肚子疼,但是為了演戲,他沒有告訴別人,一直堅持到演完。一同演出的其他演員知道后,都佩服他這么大年紀了還不改初心,苦練演藝技術,紛紛跟他合影留念,互留電話。
 
  元月初,家里來電話說,九十多歲的老母親身體不適需要照顧,彭成啟回到了商洛,但是他的心還在影視基地,空閑時候寫回憶文章,查閱網上的演藝信息。
 
  
    拳拳赤子心
 
  彭成啟愛好廣泛,象棋、球類、打拳、游泳都會,但是他最癡迷的還是演戲。雖歷經滄桑,但他不改初衷,正是這些經歷造就了他健壯的體魄、頑強不屈的意志、樂觀向上的精神,讓他有了學啥像啥的悟性,以及情感豐富的表演技能。彭成啟雖然六十多歲了,卻經常活潑得像個孩子,圣誕節的時候,穿著紅色的羽絨服走到街上和小朋友嬉戲。他給自己取的網名叫幸運星,因為他覺得自己很幸運,是個吉祥的人,能給別人帶來快樂。彭成啟說:“我雖然已經到了花甲之年,但身強力壯,只要還能走,還能演,我就不會停止。現在有許多群眾都認為我是明星,爭著和我聊天、合影,我演過的戲份還是太少,心里總有點對不起觀眾的感覺。以后的有生之年,我還是會繼續從事演藝事業,圓兒時的夢想。”
 
  彭成啟是農村長大的孩子,小時候因為家里窮,啥苦都吃過,雖然現在已經遠離商鎮桃園村,但是心里一直惦記著那里,牽掛著鄉里鄉親的生活瑣事。他是農民的兒子,與農民的感情特別深厚,誰家有事說一聲他都會去幫忙。野狐嶺老水庫上有村里幾百戶人耕種的土地,因為條件艱苦,每次看著鄉親們還在用原始的方法運糧運肥,他心里總有一種酸楚,他曾寫信給村委會請求修這條路,可是村上因為資金不足始終無法實施。彭成啟說他熱愛演戲,最大的心愿就是多演幾出戲,有點閑錢可以幫村里把上野狐嶺的路修好,好讓鄉親們下地干活方便些,為家鄉的父老鄉親辦點實事。
責任編輯:張雪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vr赛车体验 华夏手游赚钱人民币 楚留香生活什么最赚钱 趣头条看咨询赚钱 卖咸杂赚钱吗 苹果手机试玩赚钱如何快速抢到任务 2017年五开赚钱吗 全家加盟店赚钱么 橙秀怎么赚钱 全民奇迹赚钱技巧集锦 演讲赚钱最快的方法搞笑演讲 有在百万英雄赚钱的么 恐霸差事哪个赚钱 签到赚钱app那个最好 广告ae能赚钱吗 赚钱鹊桥 黑色沙漠赚钱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