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決策網-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

樓上樓下,電燈電話

發布時間:2018-09-21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我出生于上世紀60年代的農村。
 
  記得40年前我很小的時候,總聽到大人們說這樣一句話:“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可那個年代,人們的溫飽才剛剛解決,對這個“遠大”的夢想是可望不可及的事。
 
  那時候,一些農村家庭飯都吃不飽,土坯茅草房一下雨就漏,點得煤油燈,天一黑就睡覺。我雖然知道電話但從未見過,而樓房也只有縣城才有幾棟公家辦公樓。而真正親手摸一摸電話,我已經快20歲了。那一年,我和父親去鄉糧站交公糧,第一次聽到了那清脆的電話鈴聲,第一次手摸了那個只有在老電影上才看到的黑色搖把子電話。
 
  后來參加了工作,單位里有一部手搖的黑色電話。但那個時代的電話中看不中用,打一個電話,首先要搖好幾下,通知郵電局,再由郵電局接通,不僅費時費勁,而且在使用過程中不是斷線了就是聲音太小,你這邊嗓子都喊啞了,那邊還“啊,啊”、“喂、喂”地聽不見或聽不清。記得有一次,單位里有一個四川的同志給遠在外地的老家縣城打電話有急事,早上一上班,我就不停地給他搖電話,胳膊都搖酸了,可郵電局那頭還沒信號,最后雖然接通了,可對方說,早晨線路緊張,慢慢等吧。早上掛的號,中午1點多才接通,這期間專門有人守著,因為不知電話啥時候才能接通。可好不容易通了話,剛說了幾句,郵電局話務員說話了,有緊急電話,線路忙,快中斷電話。那個時代的電話呀,真是說不清,道不明。
 
  可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從這個時候,一些大中城市都開始有了撥號電話,但這種電話的通話區域只限制在本地和本電話局,如果打長途,還是通過郵電局的話務員去連接。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我經常出差,可每次從出差地給單位打電話時,少則一小時,多則數小時。當時的情景可以想象,打長途電話時,先要登記、掛號、排隊、預交押金,然后坐著慢慢等,尤其是打往偏遠小縣城或鄉下的電話,一等就是半天,一個挨一個,都急死人了。像這樣的“打電話”,眼下不少人都經歷過,你說費勁不費勁。
 
  隨著改革開放的進一步深入,到八十年代末,人們的生活水平逐步有了好轉,“樓上樓下,電燈電話”成了很多人向往的生活標志。這時候電話已經慢慢普及到了一些較富裕的城市家庭,什么初裝費啊、選號費啊,裝一部電話,沒有數千元你根本裝不起。電話在那個時代還是“緊俏商品”,找關系,托人、走后門,電話進入了家庭,打電話方便了。同時在這個時代,隨著“大哥大”的興起和時髦,誰擁有“大哥大”,就是身份和富有的“象征”,一部一兩萬元,現在想起來,真有點滑稽。
 
  可如今裝電話都不要錢,送手機送話費,手機電話家家都有,一個都不能少。老公買了,老婆買,子女買;時尚的,4G的,拿在手上,別在腰里,掛在脖子前,冷不丁街道人流如織處,忽然響起了手機鈴聲,大家都爭相瞧看,是不是自己的手機響了。
 
  如今的手機和電話啊,真是再普通不過了,輕輕一按,不僅連通四面八方,五湖四海,而且還能上網拍照聽音樂看電視、發微博、發微信,支付寶、搶紅包等等,功能太多,實在是太方便,太普及了。
 
  而電燈呢,已經不在局限于那電燈泡了,家家都是成百上千元的豪華精制燈具,壁燈、床頭燈,應有盡有。五光十色,色彩斑瀾。樓房呢,生活在城市的家庭誰家沒有樓房,早已告別了棚戶區、筒子樓,隨著城鎮化建設腳步的加快,如今的很多農民要么進城買樓房,要么在家自建小別墅,這樣的巨變好像在夢里。(文/汪志)
 
  作者單位:中核集團甘肅雪晶生化公司
責任編輯:艾米杰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5005679號-2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不良信息舉報:029-89628848 [email protected]

vr赛车体验 黑龙江36选7开奖查询结果 亿客隆彩票 nba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贵州快3投注技巧 湖北快3开奖平台 大乐透中奖规则及奖金 3d玩大小玩法译韩语 河北快3基本走势图表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时间 雷速体育比分 斗鱼赚钱不 妖精的尾巴手游赚钱攻略 30选5 天津时时网站平台 pk10冠亚和值全天计划 排列五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