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決策網-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

穿越千年,好一個盛世長安

發布時間:2018-09-17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當你穿梭在西安的大街小巷,是否感受到這里周身都散發著歷史和文化的氣息,就連每一塊磚、每一片瓦、每一寸土地都有著自己的故事和傳說。多少帝王將相、才子佳人在這片土地上盡顯風流,有多少詩文經律、書畫雕藝在這片土地上栩栩如生……

  當你在大小雁塔,仰望圣僧,聆聽晨鐘;或是在大明宮、興慶宮遙想皇城;或是在曲江池畔、芙蓉園內留戀唐詩雅韻;或是在興教寺、青龍寺、香積寺叩拜佛光,亦或是在含光門前、朱雀門前、明德門前感懷歷史的年輪……你可曾想到1400年前的長安城,知道在那久遠年代里的“長安范”?就在那時,是大唐長安,寫就了中國歷史上最厚重、最輝煌的一章。

  古老的西安,經歷了周秦漢隋1700多年的歷史輪回,公元618年輾轉來到了盛世大唐,從此之后的290年間,在長安這座帝王都上,演繹了一段又一段的大唐傳奇。而在1400年后的今天,西安這座城,留下的不僅是訴不盡的滄海桑田,還有那用歷史堆積起來的歲月典藏。

  回望唐朝,這是中國封建社會文明發展的黃金時代,大唐有著無與倫比的國際形象和世界影響力,“四海一家”、“混一夷華”、“萬國來朝”、“萬民來商”,成為當時真正意義上的“天下國家”。

  回望長安,作為大唐首都,政治、經濟、文化、教育、交通的中心,是世界上第一個人口超過100萬的國際化大都市,是亞洲乃至世界的中心,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國的商人、使者、學生,有著十足的“國際范”。

  繁榮的長安:一個中華盛世

  先來說說大唐的都城長安,作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周長36.7千米,東西長9721米,南北寬8651.7米,面積84平方公里,是現在西安城墻內面積的9.7倍,洛陽的1.8倍,明南京城的1.9倍,是公元447年君士坦丁堡的7倍,公元800年巴格達的6.2倍,是古羅馬的7倍,是最大最繁榮的國際都市。

  整個長安城按中軸對稱布局,由外郭城、宮城和皇城組成。城內街道縱橫交錯,劃分出110座里坊。白居易的詩云:百千家似圍棋局,十二街如種菜畦。城市就像詩中所描述的那樣呈棋盤狀布局,由11條南北大街和14條東西大街分割而成,全城以南北向的朱雀大街為中軸線,寬155米,把長安劃分成東西兩部分,各大街車水馬龍、熙熙攘攘,十分熱鬧,街道兩側植被茂密,加上其中點綴的河水、園林和花朵,使得長安城更加美麗動人。

  美國著名的漢學家費正清在《中國:傳統與變革》中寫道:長安的這種布局從一個側面展示了唐朝初期的統治是多么井井有條,寬闊壯觀的市容代表了王朝的繁榮富強,中國在7世紀時是遙遙領先于世界各國。

  恐怕全中國沒人不會背《木蘭詩》,而西安就是故事的發生地。“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東西兩市就在西安,“東西”二字也來源于此。東市和西市是長安的經濟活動中心,也是當時全國工商業貿易中心,還是中外經濟文化交流活動的重要場所,東市主要是為貴族服務,西市則是平民化、國際化。這里商賈云集、商店林立,物品琳瑯滿目,貿易極為繁榮。

  東市位于長安城東,東西南北各長約1000米,四面各有兩個門,呈井狀分布,把東市分為九個區域,北宋初宋敏求作的《長安志》記載,東市經營的商品門類有220行,“四方珍奇,皆所積集”,唐武宗時,一天東市失火,燒毀曹門以西12行4000家,東市由于靠近三大內(西內太極宮、東內大明宮、南內興慶宮)、周圍坊里多皇室貴族和達官顯貴第宅,市場經營的商品,多上等奢侈品,以滿足皇室貴族和達官顯貴的需要。

  西市始建于隋,興盛于唐,在隋代被稱為“利民市”,唐代避諱李世民的名字,改為利人市,位于長安城西,南北為1031米,東西為927米,街道寬近150米,成為公元7世紀全世界最大的貿易中心,西市四面各開兩門,形狀與東市一樣,街寬各百步,兩側有衣肆、藥材肆、絹行、秤行、帛行。經營各種商品交易的商賈近千家,大街四周又設很多客棧酒肆以及飲食攤位,西市周圍多平民百姓住宅,市場經營的商品,多是衣、燭、餅、藥等日常生活品。西市商業較東市繁榮,是長安城的主要工商業區和經濟活動中心,因此又被稱之為“金市”。在這里,通過絲綢之路來到長安的商旅和行人絡繹不絕,阿拉伯、西域和中亞商人也多聚集此地,東羅馬帝國、大食、印度、波斯等地的香料、藥材、象牙、胡椒等大量傳入中國,中國的瓷器、金銀器、絲綢、茶葉以及造紙術等技術也傳入西方。西市中有許多外國商人開設的店鋪,如波斯邸、珠寶店、貨棧、酒肆等。其中許多西域姑娘為之歌舞侍酒的胡姬酒肆,則時有少年光顧。李白《少年行》就有“五陵少年金市東”,“笑入胡姬酒肆中”的詩句。

  費正清寫道:“作為橫跨中亞陸上商路的東端終點,以及有史以來最大帝國的都城,長安城市擠滿了來自亞洲各地的人。”這些外國人來到唐朝都城,不僅帶了豐富多樣的文化、宗教,也帶來了經濟上的發展和商貿的盛行。

  開放的大唐:一個包容的中心

  唐太宗李世民是位雄才大略的君主,他在《貞觀政要》中說道:“自古皆貴中華,賤夷、狄,朕獨愛之如一……朕所以成今日之功也。”正是他的這種兼容并蓄的執政理念,使得唐時的開放精神與包容精神,是歷朝歷代皆難企及的。在大唐時代,“四海一家”、“混一夷華”,打破了狹隘的民族主義與地域界限,在繼南北朝“五胡融華”之后,進行了大幅度民族更新,讓唐朝成為中國古代大一統的帝國。

  據資料統計,大唐境內僅北方境外部族內遷移民至少在200萬以上,唐人的開放包容性,不僅推倒了地理與觀念性質上的國境界線,更是從根本上打破了民族之間的種族壁壘。開放包容,是大唐帝國包羅四方的大中華姿態,成為那個時代的主旋律。

  唐玄宗時代,直轄321州,邊疆州則有800個,人口至少有5000萬,而當時歐洲最大的國家,人口也不到300萬,公元8世紀,與大唐交往的國家達到200多個,除中亞的康國、安國、石國、曹國等對唐帝國維持朝貢關系外,東羅馬帝國不斷派使節到長安,新羅使節到唐長安朝貢達89次,阿拉伯大食使節進入長安約39次,拜占廷使節有7次,斯里蘭卡使節有3次,日本遣唐使有15次,至于史書記載不詳的朝鮮、印度、尼泊爾、緬甸、波斯以及西亞、北非諸國到長安出使的史實,更是不勝枚舉。

  當時日本正處于社會變革時期,即不斷派人到中國學習,每次派出的遣唐使團多達百人以上,有時多至五百余人。穆罕默德在《古蘭經》中對自己的弟子們說:“學問雖遠在中國,亦當求之。”《舊唐書西域傳》記載,唐高宗永徽二年(651年),阿拉伯帝國第三任正統哈里發奧斯曼派遣使節抵達長安與唐朝通好,唐高宗即為穆斯林使節敕建清真寺,此后雙方來往頻繁。

  這種帶有朝圣性質的考察取經,同樣也給唐人帶去了更為廣闊的視野,唐朝法令規定,“凡藩客至,鴻臚訊其國山川、風土,為圖奏之,副上于職方,殊俗入朝者,圖其容狀”。唐朝有專門的機構和官吏開展國際工作。

  那時,在長安大街,胡服、胡食、胡藝隨處可見,大翻領、帶薄帷的帽子、各式各樣的紋眉、彩妝、新異的發型,伴著雨點般急促的羯鼓、鳥鳴般清揚的羌笛,人們每天都在出席一場“世博會”。據余秋雨先生統計,長安街頭,多的是外國人。三萬多名留學生,僅日本留學生就先后來過一萬多名。外國留學生也能參加科舉考試,僅僅在唐代晚期,中科舉的新羅(朝鮮)士子就有50多名。他們不遠萬里來到大唐學習中國的文化、教育和典章制度,他們都進入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大學——太學讀書,大唐甚至給每個留學生每月發放補貼和獎學金。

  由于開明開放的對外政策和海納百川、兼容并包的胸懷和氣魄,唐朝奉行“中國既安,四夷賓服”的方針,在文化上也表現出足夠的自信心,那時的大唐帝國是許多外國人眼中的“解放區”,許多國家的人冒著生命危險也要來到大唐,從陸路、海路來到長安的異域商人和外國人很多,有不少外國人在長安娶妻生子,長期定居下來,成為大唐永久的居民。在長安獻藝的歌、舞、雜技、馬球等具有西域風格的運動項目傳入中國,成為當時十分流行的娛樂活動。不僅是首都,全國各地都有來自外國的僑民,尤其是新興的商業城市,僅廣州的西洋僑民就有20萬人以上。外國人在大唐就像在自己家一樣,享有和中國人同等的權利,不但可以經商還可以做官。或許,在中國歷史上,只有大唐帝國才有如此令人心馳神往的魅力。

  通達的絲路:一個向往的寶地

  絲綢之路興于漢,而盛于唐。在大唐王朝,絲綢之路交往的繁榮進入了鼎盛時期。國際考古學界在埃及、兩河流域、伊朗高原、中亞細亞等地,出土過大量絲綢織品的文物,有的至今仍保存完好。自那時期,能種桑飼蠶的地方,已開始大量注意引進中國的絲紡技術。在長安、洛陽和廣州等地,出現了大量的胡商。他們從制售胡餅到珠寶、樂器,開了不少店鋪,有的多年不歸,把中國看成他們的第二故鄉。絲路繁華,也讓長安成為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筆下的“舊大陸文明中心所有城市中最具世界意義的城市。”

  而這種繁榮與鼎盛,是建立在唐朝交通的便利上,隨著政治、經濟、軍事的高度發達,唐朝通過一系列對外戰爭,尤其是唐貞觀九年(635年),大將李靖、侯君集和李道宗率軍進擊吐谷渾,打通了河西走廊,有力的促進了絲綢之路的繁榮,到玄宗時代,帝國疆域空前遼闊,東到大海,南及南海諸島,西到巴爾喀什湖,北達貝加爾湖畔。東北至黑龍江以北外興安嶺一帶,《舊唐書地理志序》記載,唐“東及海,南極盡林州南境,北接薛延陀界,凡東西九千五百一十里,南北萬六千五百一十八里”。唐帝國的影響力遍及全球,成為名副其實的霸主。

  隨著唐朝疆域的不斷擴張和壯大,交通也得到極為重視,當時,長安和洛陽成為全國乃至世界的交通樞紐,通往各地的道路四通八達,從長安出發,東可行至洛陽,東北可行至幽州(今北京),遠達安北單于都護府(今內蒙古),西北行至安西都護府(今新疆吐魯番)、北庭都護府(今新疆),遠達地中海、中亞,西南行至益州(今四川成都),遠達南詔(今云南大理)、安南(今越南)。與此同時,海上絲綢之路也得到快速發展,唐代的“廣州通海夷道”,是中國海上絲綢之路的最早叫法,是當時世界上最長的遠洋航線。海上絲路從中國經中南半島和南海諸國,穿過印度洋,進入紅海,抵達東非和歐洲,這條航線全長1.4萬千米,途經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為中國與外國貿易往來和文化交流的海上大通道,并推動了沿線各國的共同發展。

  這就是大唐,這就是長安,1400年前,就集門戶、要素、樞紐于一體,于中國,他是一個盛世;于世界,他是一個中心,一個文明、開放、包容的國際中心。

  璀璨的文化:一個自信的大國

  大唐絢麗奪目的文化,讓人目不暇接。那些歷史上熠熠生輝的名字,那些精美的詩篇、書法和畫作、音樂,讓多少人沉迷。

  盛唐的文藝,有豐滿、有活力、有熱情,也摻雜著享樂、頹喪、憂郁和悲傷。

  唐朝把詩歌推向歷史的巔峰,盛大的歌頌里,洋溢著欣欣向榮,揭開了中國文化歷史上最為燦爛奪目的篇章。

  而大唐之所以為大唐,不僅是因為文治武功皆備,更因其獨具恢弘、豪放且鮮活的文化氣質和文化精神。

  在大唐,開放包容的精神是歷朝歷代皆難企及,也正因這種精神,讓博大深厚的大唐文化融入了更多的外來文化,兼容并蓄。特別到了開元、天寶年間,大唐的文化在這種精神引領下達到了頂峰,涌現出一大批驚才絕艷之輩,所著經典更是數不勝數。

  從文學、宗教、哲學、史學、書畫雕刻藝術到天文、地理、數學、醫學、科技等方面,基本覆蓋了當時世界上的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這樣就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文化體系,在當時的世界上可以說是沒有的,大唐之所以被各界各國人所向往,原因可能也就在這,不僅于其繁榮。

  從留下來的5萬多首唐詩,8部史書及書法、繪畫、陶藝、雕刻等等文學、藝術的典藏中,從李白、杜甫、韓愈等一大批詩賦中,我們可以看出,大唐是多么的自信,堅定自己文化的自信。

  據史學家研究,隨著唐朝文化的成熟,文化的方向也在轉變,向現實世界轉變,向自由和人民靠近。這一點在詩歌中的表現極為明顯,詩人用自身的手筆和飄逸超脫的方式,抒寫著自己的喜怒哀樂。特別是韓愈掀起的古文運動,擺脫的思想上的束縛,已接近口語的方式向著自我思想發展。

  這就是大唐,文化自信下的百家爭鳴。那些曾經的繁榮、璀璨的文化,為我們留下了太多美麗的瑰寶。

  長安,令人向往、令人神往。不僅僅是因為他的富足與豪華,也不完全是因為再也無法重現的文化與文明,而是那份寄托于長安方能得以馳騁的大國氣派。

  這就是大唐,這就是長安,穿越千年,好一個盛世。(記者張永軍)
責任編輯:艾米杰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5005679號-2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不良信息舉報:029-89628848 [email protected]

vr赛车体验 重庆快乐10分网址 福彩3d软件 北京快3 51pk10计划app下载 168彩票官网ios登录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安徽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连锁业真的赚钱吗 八闽福州麻将群 棒球比分网直播 福建快三交流群 微乐龙江麻将ios版 河南泳坛夺金最近120期走势图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 看视频能在qq赚钱的软件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安卓